吉林省双辽市服先镇四合村少胡同屯,村民王大爷在自家农家院挖土时发现了整齐的青砖,没想到就这样揭开了沉睡千年的古墓神秘面纱……

2020年4月,村民王大爷在自家后院挖土时发现了叠放整齐的青砖,叩出青砖后面是空洞的,王大爷初步判断可能是一个古墓,因此上报给了村委会,又反映给了双辽市文物管委会。经过逐级汇报后,2020年7月,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成考古队,对该古墓进行抢救性挖掘。

经过半个月的初步清理后,发现了一个保存相对完好的单一砖室古墓,更可喜的是该古墓并没有盗墓痕迹。整个古墓占地19.5平方米,分为墓室、墓圹,墓门,墓道和祭台几个部分,其中墓室长3.9米、宽4.2米,面积不到6平方米,墓门位于南侧,残余的墓道长5米、宽1.5米,从形制上判断,墓主人是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。

考古队执行领队田永兵介绍说,保存这么完好的古墓在东北地区很少见。


由于古墓年代久远,很多地方都已经坍塌腐化,再加上修建古墓所用的砖石质量参差不齐,很多砖石都已经十分脆弱,轻轻一捏就碎成了粉末,极易塌方,因此安全又不破坏墓室完整性进入,就成了难题。


经过近半个月的研究,最终考古队从吉林建筑大学请来专家,从建筑学的角度首先填充了古墓内部,然后才打开了一个洞口进入墓室。

墓室内出现了木椁,呈现六边形,叠涩结构层层堆叠。在考古挖掘中,考古队发现了鱼形饰品、双鸟形饰品、鎏金铜耳饰、骨簪、瓷碗、铜钱、铜带扣、弓弭等随葬品。


最让考古队疑惑的是,在挖掘的过程中,他们发现遗骨十分散乱,该墓室并没有盗墓的痕迹,散乱的骨骼是怎么来的呢?

在挖掘到古墓底部之后,考古队惊讶地发现,该古墓竟然是一个三人合葬墓,其中两个人摆放在木棺床之上,一人摆放在砖砌棺床之上,因此造成了人骨散乱。

整个挖掘并没有发现任何墓志、文字类的物品,随葬品也不多,瓷碗大致上是辽金时代的物品,但是制作粗糙,无法判断窑口,最终只有一种物品能够对大致的年代和墓主人的身份进行辨别,那就是铜钱。

吉林大学考古学院副院长吴敬介绍说,根据这座墓葬里面出土的铜钱来看,一枚是元丰通宝,一枚是景德元宝,因此年代上限初步判断可能是辽代晚期以后,也不排除金代的可能。由于墓葬也没有出土其他更多有年代特征的随葬品,所以只能做初步判断:该古墓是辽代晚期的可能性比较大,年代晚于元丰年间,大致相当于公元1078年以后到1125年之间的范围,距今已有千年时光。

而三具尸体的摆放,吴敬说,应该是三人埋葬时间不同,因此出现了叠压的情况,但这也只是推断。

目前该古墓的田野考古发掘已经完成,出土的27件文物送入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保护和研究,三具人骨则被运送到辽宁大学进行DNA检测,墓主人的身份需要等待科学的手法来验证。